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2016年“渭南标杆”报道之六
发布时间:2017-02-28 14:59

17岁那年,他青涩的心田里就埋下一颗叫梦想的种子,把光明带到千家万户。做一名农电工,即使一路艰辛相随,危险常伴,也从未想过后退。因为从父亲手中接过的安全帽是他最好的防护,因为夜幕下万家灯火是他最温暖的守候。28年来在心血和汗水的浇灌下,那颗梦想的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,无论未来的路如何崎岖,选择了农电工,就只顾风雨兼程。他是段凯军。

1988年,我初中毕业后,受父亲的影响,当上了一名农村电工。在当时,农村电工是一个让人羡慕的职业,经过3个月的学习、培训,再加上老师傅手把手地教,我懂得了一定的电力专业知识后走上了工作岗位,负责起了全村5个小组,750户村民的生产、生活用电工作。

就在我工作稍有起色的时候,却遭遇了一场意外。那是1993年8月的一天,正值干旱,玉米苗急需灌溉,有眼机井抽不上水了。我赶快跑到配电室进行检查,发现配电室互感器放电。由于当时心急,操作不当,“嗵”的一声,眼前发黑,我什么都不知道了。直到第二天下午醒来后,才知道自己躺在了医院。我的母亲知道后,赶到医院,看到我头部完全用纱布包裹,看不清模样,放声大哭:“娃呀!咱不当电工了,这太操心了,干啥不好,还非当电工不成?”说实话,我当时心里也产生了不干的念头。后来几天,村里群众来看我,有的提着罐头、有的拿着点心,有的拿着鸡蛋,我村离医院要20多里路,天那么热,有骑自行车,有走的,还有老人来不了的都叫人捎的东西。我很感动,心里也很复杂。本来是由于自己不小心造成了事故,却受到了群众这样的关爱。出院后,我打消了转行的念头,做通了母亲的思想工作,继续自己的选择。

1999年,我被调到薛镇供电所担任技安员。本辖区供电线路长,覆盖面大,又属于半山区,遇到线路、设备发生故障时,排除起来费时费力。至今,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2011年9月6日,天下着大雨,下午6点多,我们接到报修电话,10千伏124康庄线路发生故障,造成6000多户村民家中停电。在所长的安排下,我立即组织人员,查找事故原因。由于天下大雨,加之大部分线路在田地里,我们穿着雨衣雨鞋,踩着泥泞,翻沟过埝,巡视着每一基杆塔,每一档导线。经过了两小时,步行7公里,终于找到了故障点,当时,天已经黑了,雨越下越大,有人提出等雨停后再登杆处理。我果断地说:“雨停了再处理,那还叫抢修吗?再说天色已晚,群众还等着用电呢,我来上杆作业,你们做好地勤”,说完,我拿起工具,跨过深水渠,踩在泥泞的田地里,每踩一脚,鞋陷在泥里,很难拔出,大家相互搀扶,来到杆下,我刮掉鞋上泥,挽起裤腿,一步一步登上了电杆,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恢复了供电。夜色中,当我们扛着工具,提着泥鞋,光着脚艰难地从地里走出来时,雨水混合着汗水湿透了衣服,但看到村里灯火通明,一点怨言都没有了。

由于历史原因,富平北部山区三个村,原为铜川矿区供电。为了山区发展,减轻农民负担,2013年冬天,公司向该区输送了10KV电源,在线路还未接通到户时,矿区就停止了对这几个村的供电。当时临近年节,怎么办?我们所决定放弃假期,加紧施工,务必保证春节用电。我二话没说,和十几名精兵强将,带着铺盖,进驻山区,数九寒天,冰雪路滑,我们冒着寒风大雪,抱着冰冷的电杆,登杆施工,接完线,手、脚都冻僵了,下杆都很吃力。为了保证全天施工,我们泡方便面,吃冷馍、就咸菜,晚上,睡在四处漏风的教室里。经过半个多月的紧张施工,300户村民在春节前通电了,新风村支书拉着我们冻伤的手,激动的一再表示感谢。看到群众高兴的样子,看到这些天所吃得苦换来了山区的光明,心里感到无比欣慰。

烈日下、严寒中,巡查抢修,我习惯了!

暴风雨夜、寒冬半夜,上门维修,我习惯了!

就这样,我一干就是28年。28年来,参与应急抢修百余次,爬过的电杆万余根,架过的电线超过500公里,留下的值班记录、安全记录厚度超过5米,维修各种设备数万件。连续20年,我从没有和家里人在一起吃过年夜饭,都坚守在抢修岗位第一线,每年农忙,我没有给家里帮过啥忙,当听到妻子责备我“还知道有这个家”时,我真觉得愧对于家人。问我后悔不?我曾经后悔过,但我更撂不下这份热爱的工作。今后,我还是想继续干在农电一线,更好地为群众供好电、服好务。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