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他为山乡点燃梦想
发布时间:2017-02-28 14:38

本报记者程瑾实习生韩月李欣

记者:杜老师,在你36年的教书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?

杜锁娃:我在全草小学待的时间最长,但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两岔口小学的事情。两岔口小学坐落在峪道深处,山峰众多,周围一共只有几户人家,所以根本没有人去。学校的环境很差,只有五间校舍,都是土木结构。学生们除了教学之外连个课外活动的地方都没有,所以,我就想在学校门口给孩子们修建一个操场,让孩子们也可以做做操,玩玩游戏,丰富课余生活。随后每天我就拿着小铲子挖土,到山里去找石子铺路,铺了大概两个月时间,才把学校前面那片凹凸不平的空地差不多弄平整,虽然简陋但是完全可以当操场用,孩子们一下课就兴高采烈地跑到操场去玩,看着他们那么开心,我就觉得非常满足,感觉自己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。

记者:当老师的这些年,你最欣慰的事情是什么?

杜锁娃:我们山里的老师就住在村里,和大多数学生、家长都比较熟悉。这么多年,我换了三四个学校,最感动最欣慰的就是每次离开的时候,家长们都特别不舍得。还记得,我在全草小学教书的第十个年头,接到了教育局的通知,调我去华台小学教书。接到这个通知我心里有高兴但更多的是不舍得,十来年对这里的一切都有了感情,跟村子里的好多家长都很熟悉。我也没想到那天我走的时候,家长们都跑到村口送我了,有的家长甚至都哭了。我想我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一幕,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被这么多人关心和记挂,这是对我工作的肯定。这让我看到了别人眼中的自己,无论如何,我没有辜负这个职业,也对得起我所带过的每一个学生。我知道自己做得还不够好,但我会继续努力。

记者:你认为现在乡村教育最缺乏的是什么?乡村教师除了教知识之外,在培养人方面还应当做些什么?

杜锁娃:我觉得乡村教育最缺乏的除了硬件落后之外,最重要的是孩子们缺乏关爱。在山村,留守儿童居多,爷爷奶奶也许能照顾孩子们的生活,但是却没办法代替父母的角色,给予孩子足够的关爱。所以,作为一名乡村教师,除了给孩子们教知识之外,还要给他们更多的关心和照顾。知识只能武装人的头脑,但只有爱能感化人心。作为一名教师,我知道我们首先要培养的是一个人,一个身心健康、积极乐观的人。就这一点来说,我们就更应该关爱孩子们,不止在学习上帮助他们,还要在生活上帮助他们,知冷知热,在他们幼小的心里埋下一颗善良的种子,然后和他们一起呵护这个种子成长。在我心里,所有的学生都是优秀的孩子,我希望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,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们足够多的积极的影响,让他们能有一个正确的人生态度。

记者:杜老师,对你来说,你从这次宣讲收获了什么?

杜锁娃:这次宣讲收获很大,接触到了这么多的标杆人物,他们每一个人都值得我学习,从他们那里我感受到了很多的人生启示。尤其是雷医生让我很感动,她工作了这么多年仍然是一个临时工,却毫无怨言地坚守在岗位上,甚至为了这个岗位放弃了正式工作。这些都非常让人佩服,相比之下,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,因此我更要好好教书,坚守在讲台上,教好这唯一的一名学生。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