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2016年“渭南标杆”报道之四
发布时间:2017-02-28 14:31

他坚守深山36年,在三尺讲台上,兢兢业业地践行着让山里孩子走出去的信念,将“教师、教育和教学”的内涵演绎到了极致。他说,人生最快乐的莫过于为学生真诚的付出,只要还有一个学生,他都会坚守在华台子,绝不含糊。他就是华州区华台子小学教师杜锁娃。

我是山里人,在山里教了36年书。从华台小学到两岔口小学再回到华台小学,我始终坚守在大山深处的讲台上。一些亲戚朋友也曾问我,这么多年,难道你就没想过要走出大山?我说,大山就是我的根,我守在这里,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山里娃走出大山,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。

华台位于华州、洛南和蓝田三县交界处,海拔近2000米。是华州区岭南最偏远的一个小山村。过去,从华台到高塘镇只有一条路,要翻秦岭,走西峪,步行上百里。天晴的时候路还可以,如果下雨、下雪就很难走。对我来说,每年春秋开学去镇上领书就是一大难题。记得1985年开春,当时秦岭上还覆盖着厚厚的雪,我背着二、三十公斤重的课本,深一脚、浅一脚地踩着前一天开辟的路子往学校赶,尽管一路上很留神,但还是摔倒了很多次。

快到岭脚的时候,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连人带书滑下去了,等我回过神来,发现书被抛在刺窝里,人滑出一丈多远,好险啊!幸亏树木拦挡,不然就完蛋了!眼前的一切,让我两腿发软,心也跳得厉害,我攀着树枝爬着,把课本挪到路上,看着完整无损的课本,心里才稍微松了一口气。回到学校后,我把书发给了学生,看到他们领到新书那股高兴劲,我的心才真正平静了下来。

1995年,我被调到岭北的两岔口小学任教,那里的环境比华台还要差,学校坐落在峪道深处,南北狭长30华里,山岭重叠,人烟稀少。有一次我从家去学校的路上,在一户人家歇息时跟主人聊天,才知道这家的三个孩子一直都没有上过学,最大的孩子任康柱已经11岁了,却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。

我问家长,为啥不让孩子上学?家长一脸无奈地说:“你知道的,从家里到学校要过20多条河,一遇到下雨,河水暴涨,路根本没法走。学校又不提供住宿,就干脆不上了。”我还从他那里知道,像任康柱这样无法上学的孩子还有17个。

听了家长的话,我心里很沉重。人常说,孩子是祖国的未来,不上学,这怎么行?无论如何,得想办法让孩子们上学。第二天,我就找村干部协商,建议把校舍腾出一间,给离家远的学生做宿舍。第三天,村里就组织村民来学校帮忙收拾宿舍。盖隔墙、盘火炕、修锅灶,几天时间就把宿舍收拾好了。这下,离家远的学生上学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,任康柱兄弟几个也顺利入了学。虽然对我来说,在教学之外多了给孩子们做饭和料理生活的工作,但是每天上课的时候,能够看到孩子们齐刷刷地坐在教室里,我心里真的很欣慰。

远处学生上学难的问题解决了,近处学生的安全却始终牵着我的心。我清楚地记得,我们班有一个叫殷利娃的学生,虽然他家离学校只有四五里路,但要翻大沟,还要过河,因为家长不能及时接送,他经常旷课,为了不让他落后,我主动接送他上学放学,遇到下雨天,路实在难走,我就等雨停了,去他家补课。我知道他家境不好,生活很困难,有好几次他都给我说,老师,我不想上学了。看着他稚嫩的脸,我的心里一阵难过,但还是笑着对他说,孩子,不怕。学费和书本费老师给你垫着,你尽管上学就是了,只有好好学习了,将来才能真正走出大山,每次去他家补课,他爸见到我都说:“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认真负责的老师,有了你,咱山里的娃娃就有希望了!”

这么多年,我在学校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家里,把学生当作了生活的中心,却把家庭这个生活重心抛在了脑后。在家人眼里,我只顾学校不顾家,只关心学生不关心儿女。2014年11月,和我相依为命的老父亲因病去世了。临终前,他满眼泪水,拉着我的手说:“娃呀,你们姊妹几个,最让我放不下心的就是你啊!”那一刻,想起这么多年对家人的疏忽,我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。

转眼间,36年过去了。在这36年里,我始终坚守着对大山的承诺。现在,我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每天早上听到一声“老师好!”比什么都来得踏实。华台小学只要还有一个学生,我就不会走下讲台,离开我的学生。在这人烟稀少的大山深处,为了娃娃们走出大山,我愿奉献终身!

谢谢大家!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